X
首页 电子周刊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
村镇银行生存窘境:又一家上市银行拟出清所持股权
发布时间:03-130华夏银行  
  近期,华夏银行(8.320, 0.03, 0.36%)发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审议并通过《关于转让所持三家村镇银行全部股权的议案》。

  事实上,从2017年起,不少银行都“打包甩卖”村镇银行股权。那么村镇银行股权频频被转让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多家银行甩卖村镇银行股权

  3月2日,华夏银行发公告称,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四十四次会议审议并通过《关于转让所持三家村镇银行全部股权的议案》。

  华夏银行2018年半年报显示,其对外控股或参股的村镇银行也仅有3家,分别是北京大兴华夏村镇银行有限责任公司、昆明呈贡华夏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江油华夏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记者梳理发现,2017年以来,多家银行打包“甩卖”村镇银行股权。

  2017年3月,国家开发银行公开挂牌转让控股或参股的15家村镇银行,累计挂牌价格接近11亿元。

  2017年下半年,澳洲联邦银行将旗下15家村镇银行全部持股以股权认购增发股份的形式全部转让给了齐鲁银行。

  2018年7月,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被清一色“建信”字样的村镇银行股权转让信息“刷屏”。转让方建设银行(7.010, 0.04, 0.57%)当时挂牌16亿元打包出清27家村镇银行股权。

  2019年1月,龙江银行捆绑挂牌转让其持有的6家村镇银行股权,转让底价1.738亿元。

  为什么村镇银行股权频频被转让?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银行转让村镇银行股权主要跟银行战略定位、经营调整有关系。

  除了银行的整体战略部署调整以外,不少人士认为这可能缘于村镇银行地域限制和管理难度等等。

  “银行入股、持股村镇银行,一方面是想更好履行社会责任、服务乡村振兴、服务县域经济责任、为三农做贡献;另一方面,银行可以优化、丰富它的服务网络。”董希淼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村镇银行单个规模小,数量较少,如果不进行规模化的经营,这个效应难以很好地发挥,管理成本也较高。”

  此外,中国人民大学教授赵锡军也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村镇银行的特殊性决定了它的发展空间与所在地区发展紧密关系。就我国经济情况而言,农村区域经济较城市落后很多。从财务指标来看,村镇银行整体情况较一般商业银行存在比较大的差距。同时,他指出,互联网技术、通信技术不断发展,有很多村镇金融业务不一定是通过物理银行网点办理,而是通过移动终端办理。所以,银行业发展不再是在不同地域设置越来越多的物理网点去开展,从这个角度看,受地域限制的银行牌照价值在不断下降。

  村镇银行股权频频被转让也与其经营状态不理想、业务重叠、网点限制不无关系。

  挂牌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11月底,上述龙江银行挂牌转让的6家村镇银行仅1家实现盈利。

  “村镇银行受制于地域发展限制,揽储和放贷速度都不会脱离当地经济发展速度,而村镇经济发展水平严重制约村镇银行的发展。部分银行设立村镇银行可能是当时响应政策号召,向村镇银行输出管理机制,帮助村镇银行发展;从战略角度看,设立村镇银行对部分银行在地域布局、营收增长方面益处不大。”黑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资金营运中心主任张铭富告诉记者。

  记者采访某村镇银行工作人员时,该工作人员表示,村镇银行与信用社业务重叠。同时,地方对于村镇银行网点数量控制较严格。

  村镇银行占行业比例为35%

  自2007年3月第一家村镇银行在四川省仪陇县成立以来,机构数量稳步增加。近期,银保监会发布的中国银行(3.830, 0.04, 1.06%)业金融机构法人名单显示,村镇银行是数量最多的一类银行业金融机构。截至2018年12月底,村镇银行数量高达1616家,占银行业金融机构的35.22%。

  不少村镇银行存在管理难度大、经营状况不理想等问题,那么如此众多的村镇银行,未来应该如何发展?

  董希淼告诉记者,原银监会发布的《关于开展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和“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试点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提出两点,一是银行可以组建投资管理村镇银行,为村镇银行规模化经营打开了空间;另一个是“多县一行”。

  《通知》显示,鼓励投资设立村镇银行数量较多的主发起人采取投资管理行模式,对所投资的村镇银行实施集约化管理。

  《通知》还提到,对中西部和老少边穷地区经济总量小、人口少、村镇银行可持续发展基础薄弱的相关区域,特别是国定贫困县相对集中的地区和深度贫困地区,可以在省内相邻的多个县(市、旗)中的1个县(市、旗)新设1家或者选择1家已设立的村镇银行作为“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并在其邻近的县(市、旗)设立支行,在实现村镇银行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扩大欠发达地区金融服务的覆盖面,提升基础金融服务的可得性和均等化水平。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建设普惠金融体系、推进金融精准扶贫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决策部署,经国务院批准,2018年,银保监会同意河北、山西、内蒙古、黑龙江、福建、河南、湖南、广东、广西、四川、云南、陕西、甘肃、青海、新疆等15个中西部和老少边穷且村镇银行规划尚未完全覆盖的省份开展首批“多县一行”制村镇银行试点。

  《通知》提出,已投资一定数量村镇银行且所设村镇银行经营管理服务良好的商业银行,可以新设1家或者选择1家已设立的村镇银行作为村镇银行的投资管理行(简称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受让其主发起人已持有的全部村镇银行股权,可以继续投资设立或者收购村镇银行,并对所投资的村镇银行履行主发起人职责。

  2018年6月,浦发银行(11.440, -0.03, -0.26%)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同意设立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并授权公司管理层根据监管机构意见调整设立方案,并具体办理相关事宜;同年10月,常熟农村商业银行也发布公告称,收到银保监会农村金融部《关于试点发起设立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备案通知书》,原则同意其在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发起设立1家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

  “部分银行通过布局村镇银行,可以突破经营地域限制,降低区域经营风险,通过成立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可以进一步发展壮大村镇银行的整体实力,降低单一村镇银行的经营风险。通过广泛深入的村镇银行服务,也能更好地体现普惠金融的理念,为乡村振兴服务。”张铭富告诉记者。

  董希淼也告诉记者,村镇银行兼具商业性和政治性两个特点,应该给予更多政策上的支持,包括税收优惠、存款准备金利率、贴现再贷款等。一部分村镇银行发展并不好,经营困难,因为规模较小。现在投资管理型村镇银行也在组建当中、“多县一行”政策加快落实,从监管上、货币政策上、财政政策上都可以加大支持。
我要订阅
最新发布更多...
最新内参更多...
最新培训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