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 电子周刊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
6月外汇储备环比增加182亿美元 资本项下的人民币交易结算大增
发布时间:07-09021世纪经济报道  

据华泰证券李超团队测算,6月汇率变动估值对外汇储备影响超过150亿美元,全球债券收益率对外汇储备估值影响在160亿美元左右。


6月外储账


2019年6月末,中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192亿美元,较5月末上升182亿美元,升幅为0.6%,这一数字不但超出市场预期,也创下去年4月以来新高,同时央行也连续7个月增持黄金。由于美元在6月出现下跌和国际金融市场资产价格上涨,使得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成为推动外汇储备超预期的主要因素。与此同时,由于人民币汇率保持相对稳定及人民币债券在收益率上具有一定优势,外资持续加持人民币债券,2019年6月末,外资持有人民币债券规模达到1.95万亿元,当月增持规模超700亿元。


2019年6月末,我国以美元计价和SDR计价的外汇储备一升一降。


7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为31192.3亿美元,环比5月大幅度增加182亿美元;以SDR计价的外汇储备为22437.12亿SDR,环比5月下降72.76亿SDR。


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就2019年6月份外汇储备规模变动情况答记者问表示,6月,受全球贸易局势、主要国家央行货币政策等因素影响,美元指数下跌,国际金融市场资产价格上涨。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因素共同作用,外汇储备规模有所上升。


数据显示,6月美元指数从97.75附近下跌至96.16左右,降幅达1.63%,这导致非美元货币在折算为美元后账面资产增加。此外,自今年4月以来,10年期美债收益率开始不断下跌,6月最低跌至2%左右,德债、日债收益率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行,也带动了外汇储备投资的相关资产价格的增加。


王春英表示,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仍然错综复杂,但我国将持续推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积极落实全方位对外开放举措,经济增长的韧性和可持续性将进一步增强。这些都会为我国外汇市场稳定提供有力支撑,从而为外汇储备规模保持总体稳定提供坚实基础。


估值因素是外储上升主因


据华泰证券李超团队测算,6月汇率变动估值对外汇储备影响超过150亿美元,全球债券收益率对外汇储备估值影响在160亿美元左右。综合考虑汇率和债券收益率变动对外储估值的正面影响,外储6月维持正增长主要来自估值因素。


“除相关的非交易因素外,外资也在持续增持人民币债券,资本渠道流入的外资增多,跨境资本流相对平衡,也是外汇储备维持稳定的原因之一。”深圳地区某证券公司国际金融分析师表示,“外汇储备增减除了估值因素外,只有央行在市场上买卖外汇才会导致储备变化,一般而言,央行买卖外汇多是因为市场供求不平衡,而随着人民币汇率企稳和金融开放的持续,市场需求相对平稳,对外汇储备的稳定有正面作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结合中债登和上清所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末,境外机构持仓人民债券余额累计为1.95万亿元,环比5月上升750亿元;6月北向资金累计净流入426亿元,也结束连续两个月的净流出。


此外,6月央行继续增持了33万盎司黄金,这也是央行连续7个月增持黄金,今年以来我国央行已累计增持黄金238万盎司。世界黄金协会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各国央行共购入145.5吨黄金,同比增长68%,央行购金成为推动全球黄金需求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


与此同时,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随着国际政治金融局势的变化,今年的价格也是一路飙升,6月份的价格变化尤为剧烈。伦敦金现货价格从月初的1300美元/盎司左右一路上涨至月末的1400美元/盎司左右,最高达1409.37美元/盎司,上涨幅度高达7.97%。


“从下半年的金价走势来看,利多因素总体多于利空因素,一是下半年美元指数下跌概率大而上涨概率小,会对金价形成支撑;二是目前国际政治经济不稳定因素仍然较多,包括全球经济走势不明朗、伊朗问题、英国脱欧问题等,市场避险需求仍在。”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表示,“但目前金价已创近6年新高,虽然有支撑因素但是上涨的空间已经不大了。”


金融开放下的人民币国际化


自2017年初外汇储备重回3万亿美元后,我国外汇储备一直保持相对稳定,在3万亿到3.2万亿美元之间波动。但从全球央行的外汇储备构成来看,近年却发生了较大的变化,2017年以来,美元储备资产的份额有所下降,而人民币、日元等货币储备资产份额则有所上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全球披露币种构成的外汇储备资产(占到全球外汇储备资产总额的94%)中,美元储备资产的份额为61.8%,较2016年底下降了3.53个百分点,而同期人民币、日元、加元和英镑储备资产持有额,则分别增长了136%、71%、37%和36%,远高于美元储备资产的增速同期。


在美元储备资产占比下降、人民币储备资产占比上升的同时,近期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IMI)发布的《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9》中还指出,人民币国际化指数(RII)自2017年三季度末的1.90%上升到2018年年末的2.95%,较2017年年初回升了95.8%。在此过程中,资本项下人民币使用更加活跃,且资本项下人民币交易成倍增长也推动人民币国际使用结构由贸易为主体向资本金融为主体转变。目前在跨境人民币结算结构中,资本金融项占比超过六成,成为结算主体部分。


华泰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超认为,随着改革开放持续推进,我国生产要素占优的过程必然导致人民币升值。未来数年,人民币核心风险资产价值重估的逻辑中最应该关注的就是人民币汇率,随着美元中长期走弱,人民币汇率升值与资本流入互相强化,将带来我国核心风险资产的价值重估。


而针对金融开放带来的跨境资金流动问题,中国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局局长霍颖励在2019年国际货币论坛上表示,在高质量金融开放,特别是跨境资金流动的过程中,应该兼顾效率和稳健。要完善有关境外投资者直接入市和境内境外交易互联的相应投资安排,同时,也要推进相应的监管措施改进。

版权声明:凡注明“股市动态分析周刊”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股市动态分析周刊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股市动态分析周刊”。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更多详细内容请关注本期杂志:更多内容 | 在线购买
相关
0条评论
我要订阅
最新发布更多...
最新内参更多...
最新培训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