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 电子周刊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
*ST中捷频繁换帅 公司董事长年内两次变更
发布时间:10-110证券日报  

10月9日,*ST中捷发布了公司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赖小鸿的辞职公告,公司高管离职榜上再添一员。今年以来,*ST中捷频繁换帅,公司已连续有两任董事长辞职,截至目前,已有6位高管递交辞职申请。


在此前的9月底,*ST中捷发布了关于法院受理公司控股股东破产清算的公告。公司第二大股东宁波沅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宁波沅熙”)代表人余雄平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眼下*ST中捷面临最严峻的问题是如何保壳。”


股东内斗不断高管纷纷离职


*ST中捷原名为中捷股份,主营业务是研制、生产和销售中高档工业缝纫机系列产品,于2004年7月在深交所上市,前实际控制人为蔡开坚,现持有公司8.85%股权,为公司第三大股东。2014年,借由*ST中捷大股东中捷集团破产重整之机,中捷环洲控制了上市公司。


2017年、2018年*ST中捷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9320.80万元、-2.38亿元,2019年4月份公司由于连续亏损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名称变更为*ST中捷。此后,*ST中捷便是非不断,股东控制权纠纷、业绩持续亏损、高管陆续离职等消息将*ST中捷持续推向风口浪尖。


5月份以来,*ST中捷大股东与第三大股东产生了表决权及投票权委托纠纷。5月14日,*ST中捷发布公告称,公司大股东中捷环洲持有其第三大股东蔡开坚签署的《表决权及投票权委托协议》,称蔡开坚已将其所持有的公司全部股份以及协议委托期间内所增加股份的全部表决权及投票权委托给中捷环洲,但上述内容遭到了蔡开坚的否认。


双方各执一词,不久后,蔡开坚联合宁波沅熙起诉上市公司,请求撤销*ST中捷2018年度股东大会通过的全部决议。


祸不单行,表决权纠纷尚且未果,公司高管相继离职。3月15日,董事长马建成辞职,9月3日,董事王端辞职,9月16日,董事长周海涛以及独立董事梁振东辞职,9月18日,监事会主席李佶玲辞职,10月9日,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赖小鸿辞职,*ST中捷高层出现了一大块空缺。


保壳形势严峻 二股东欲入董事会屡受挫


面对空缺的董事席位,宁波沅熙于2019年9月12日送达了《关于提请增加中捷资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临时提案的函》及相关附件,提出了《关于修改公司章程的议案》以及《关于提请补选余雄平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


*ST中捷9月15日晚间公告称,按照《公司章程》规定,持股15%以上的股东推派代表进入董事会,应在股东大会召开前20日向董事会书面提出,并提交有关材料。由于不满足该时间规定,董事会认为提请补选董事的临时提案不宜提交临时股东大会审议。


《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宁波沅熙早在5月份就曾向*ST中捷董事会送达临时提案欲加强自身在董事会话语权,但也被拒绝。


宁波沅熙代表人余雄平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进入董事会主要是为了维权。他表示,“*ST中捷的公司章程中规定,若要提名董事,需持股15%以上且满一年,而且一次只能提名一个名额,导致了外人难以进入上市公司董事会,这违反了公司法也违背了证监会上市公司章程指引,背离了现在的监管精神,我作为股东的权利亦受到了侵犯。”


余雄平还表示,眼下,*ST中捷面临最严峻的问题是如何保壳。*ST中捷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2955万元,且预计今年1月至9月净利润亏损额为4300万元至5700万元,若今年仍旧无法扭亏,公司将面临暂停上市危机。


对此,余雄平坦言:“我们有一套保壳方案,但需要参与到公司经营管理,有一定话语权后才能操作。”


原财务总监赖小鸿在今年九月初举行的投资者接待日活动中表示:“现在*ST中捷首要需解决的就是公司的亏损问题。公司主营缝纫机业务今年一季度还是盈利的,二季度业绩下降,主要受整个行业市场行情影响,我们将坚持推动产品结构调整,加强对销售渠道及售后服务的优化以及品牌的建设投入力度,努力消除因市场行情带来的负面影响。”


赖小鸿还对《证券日报》记者说道:“公司将在努力改善公司主营业务的情况下,加大款项回收力度,最大限度地保障资金安全。”


据悉,*ST中捷已取得与承德硕达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关于内蒙古突泉县禧利多矿业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转让纠纷案的一审胜诉,与浙江优泽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信托受益权转让纠纷一案也在持续推进中。

我要订阅
最新发布更多...
最新内参更多...
最新培训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