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 电子周刊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
中央对经济的想法有哪些变化
发布时间:01-030李迅雷  

这两天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解读、点评刷屏了。其实,我觉得这种咬文嚼字式的解读有过度解读之嫌。对此,我谈一点学习体会,不求全面,但求发现。

 

2020年GDP增速目标估计为6%

尽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从来不提GDP增速目标,增速目标会在3月份的两会上见分晓。我历年推测增速的准确率似乎还行。前段时间,经济学界争议明年到底要不要保六,双方的依据都很充分,认为要保六者,主要是出于翻番目标或从当前经济面临诸多困难的角度考虑;认为没有必要保六者,其依据是,从未来看,六是保不住的。

我是从现实出发,认为增速目标还是会定在六。尽管GDP目标早就被定位为“预期性目标”而非“约束性目标(如能耗指标)”,但各级政府依然非常看重这一“政绩”指标。

首先,从2015年至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GDP目标,分别为7%左右、6.5-7%、6.5%左右、6.5%左右、6-6.5%,除了2017和2018两年GDP增速目标都是6.5%(对应权威人士认为中国经济走L型)外,其余年份的目标都是下调的。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认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而世界经济增长持续放缓,“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增多”,这就构成了2020年下调增速目标的理由。

其次,明年是实现全面奔小康之年,尽管GDP翻番目标的实现只要5.6%左右的增速便可实现,但毕竟还要实现消灭“绝对贫困”。因此,无论是前不久的政治局会议,还是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把“脱贫”移到了三大攻坚战中的最前面。要确保脱贫,就不能让经济失速,故6%的增速还是要确保的。

第三,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四处提到就业,去年只提到一次(六稳),可见,今年经济增速的下移和贸易纷争下的经济转型,对于就业带来的明显压力。2008年次贷危机波及中国之时,提出“保八”,逻辑实际上也是为了保就业。如今,“保六”的逻辑,应该也与稳就业有很大相关性。

 

 

房地产“稳字当头”

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房地产的提法,明显突出了一个“稳”字。提出“全面落实因城施策,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的长效管理调控机制,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与历次工作会议相比,房住不炒和“长效机制”都是必提的,而且,三年来,房地产长效机制的表述从“完善促进”到“构建”,再到今年的“全面落实”,似乎表明长效机制已经建成了。但过去一般民众对“长效机制”的理解一般都包含房产税,而这次长效机制前面的定语是“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给大家一个“稳”的预期。

回顾7月份政治局会议提出的“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并且房地产融资政策进一步收紧,这次会议则没有再强调如何让降低中国经济对房地产的依赖度。说明2020年需要更加现实地发挥房地产在稳经济中的作用。

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角度看,房地产开发投资连续两年都是一枝独秀,增速维持在两位数,但基建和制造业投资增速都很弱。2020年即便再增加基建投资规模,效果还是有限,因为财源有限。

由于地方政府债务压力普遍较大,减税降费进一步减少了地方财政收入,故大规模基建投资的“资金”存在缺口。。

因此,回到现实,要让地方政府稳杠杆,必须要有土地出让金的稳定收入;要不让银行不良资产率上升,就必须确保资产安全——稳地价、稳房价都是为了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的稳定,不稳则容易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吗——寻求动态平衡

这次工作会议中的一段话颇有新意:“必须科学稳健把握宏观政策逆周期调节力度,增强微观主体活力,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贯穿于宏观调控全过程;必须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经济治理方式,加强全局观念,在多重目标中寻求动态平衡”。这与四中全会提出了完善国家治理结构体系是相呼应的。

我国很多政府职能部门,都有多重目标,如央行货币政策的最终目标包括经济增长、充分就业、物价稳定和国际收支平衡四大目标。作为地方政府,目标任务更多,环保、拆建违章建筑等治理任务,会与稳增长、稳就业等任务发生一定冲突;这也是普遍抱怨比较多的“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问题。

但多重目标问题如何应对呢?过去的提法是,领导干部必须要学会“弹钢琴”,这次会议的提法是“系统论”、“全局观”和“动态平衡”,例如,环保为了民生,维持物价稳定、保障就业更是与民生息息相关,环保是长期任务,保就业和稳物价是当务之急,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加快恢复生猪生产,做到保供稳价。为此,在多重目标下,孰轻孰重就非常清楚,要找到动态平衡点。

因此,2020年多目标管理格局不会有大的变化,但应该会更加偏重稳就业和稳投资,前者关乎脱贫,后者关乎翻番目标。

 

 

金融风险不大了吗?

三大攻坚战顺序的改变,防控风险不再放在首位,这是否意味着经过近四年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金融风险大大降低了呢?未必如此,因为在经济增速下行过程中,风险仍会不断释放出来。之所以把脱贫放在三大攻坚战的首位,是因为2020年要完成脱贫任务。

在这次经济工作会议上,进一步明确“要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实际也反映了对全社会杠杆率上升刚性化的认识。因为过去中国经济持续高增长中,很多历史“欠账”没有及时还上,在如今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就步入了“举债还账”阶段。记得易刚行长早在2017年就说过,“去杠杆首先要稳杠杆”,面对现实去解决问题很重要。

研究发现,几乎所有的发达经济体都存在高杠杆现象,而经济则长期维持低增长状态;我国今后的社会杠杆率水平恐怕也会逐步抬高。与此同时,经济增速也会放缓,这意味着金融风险将长期存在。

那么,如何处置或应对风险呢?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压实各方责任”,也就是说,各自坚守不发生风险的底线,实行“承包制”,以防范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与房地产的“因城施策、一城一策”实际上是一个道理。

(对原文有删减)

我要订阅
最新发布更多...
最新内参更多...
最新培训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