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首页 电子周刊 新闻资讯 名家专栏 增值服务 杂志介绍 股市大学堂
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
发布时间:01-030姜超  

每到年底,分析师都要对明年发表展望。站在2019年末展望2020年,我们对未来依旧乐观。我们预计明年的经济增速有望在6%左右企稳,同时通胀将保持3%左右温和区间,而企业盈利增速有望升至10%以上,与之相应,资本市场上的股债双慢牛将有望继续延续。本文讨论的话题叫做“有效市场与有为政府”!

 

为什么要研究市场与政府的关系?

这源于当前出现了对“国进民退”的讨论,由于过去两年民企融资难,民企债务的违约大幅上升,很多人担心民营企业的地位下降,进而导致经济整体的效率下降。

在我们看来,要理解中国最近几年的政策和经济变化,其实要放在全球经济政治形势变化的大背景下来理解。

在2016年之后,全球的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美国,非典型政客特朗普上台成为美国总统,在英国发生了全民公投脱欧事件。而在今年的拉美和亚洲的部分地区,也发生了让人觉得不愉快的事件。

所有这些变化的背后,其实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贫富差距的扩大。从历史的角度来观察,贫富差距严重失衡的问题并不是第一次出现。根据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上一次出现欧美最有钱的10%富人占有一半左右的收入,还是在约100年以前的1930年代。而在当前全球发生的很多现象,例如贸易摩擦,其实也曾经在当时发生过。

但当时的贸易摩擦并没有解决经济危机,反而是加剧了危机。原本穷人没有钱消费,经济缺乏内需。而在贸易摩擦爆发之后,全球贸易在5年之内萎缩了2/3,外需也消失了,全球经济陷入了持续的萧条。最终,贸易摩擦演化成了全面战争。

虽然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并非完全相同:

首先,本轮贸易摩擦很难全面扩大。原因在于由于核武器的发明,现在不可能爆发战争,这也就意味着单纯的贸易摩擦只会导致双输,持续下去其实并没有意义。中美贸易摩擦会导致双输,因而未来中美贸易摩擦必然会短期缓和。

其次,两次危机持续的时间不一样。1929年的大萧条持续了很多年,美国经济的名义总量直到1941年才恢复到1929年的最高峰。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快就结束了,美国经济的名义总量只在2009年有所下滑,到了2010年就创出了历史新高。

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差别?我们发现这与货币供应量的差异有着巨大关联。在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时任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吸取了大萧条的教训,迅速启动了量化宽松货币政策,通过“直升机撒钱”的方式,避免了银行倒闭和货币供应萎缩,也使得经济迅速恢复了正常。

 

美国模式的强大

但真正让美国走出危机的既不是战争,也不是货币放水,而是罗斯福新政。1932年,罗斯福成为美国总统,在他上台以后,就开始实施百日新政,期间出台的最重要的两部法律分别是《农业调整法》和《全国工业复兴法》。这两部法律的内容我们中国人听了以后会觉得非常熟悉:比如说禁止企业随便扩产,保护钢价、煤价等工业品价格,这其实就是我们过去几年做过的去产能;比如说企业必须给员工提供最低工资;比如说当时很多美国人找工作也要找政府帮忙,因为很多工作是政府的公共工程,这其实就是我们经常搞的基建投资。

因此,罗斯福新政的核心思想其实是政府出面干预经济。在罗斯福上台之前,美国政府是一个典型的小政府。从1920年到1932年,美国政府债务长期维持在200亿美元左右,政府债务率的均值为24%。而在罗斯福上台之后到第一个任期结束,美国政府总债务规模升至340亿美元,政府债务率升至40%左右;而到了罗斯福的第三个任期结束,由于二战的爆发,美国政府总债务升至2000亿美元,政府债务率升至约100%,美国政府已经变成了一个典型的大政府。得益于罗斯福新政,美国经济不仅成功地走出了大萧条,而且大幅缩小了贫富差距。

了解了100年以前美国从大萧条中恢复的历史,我们就可以深刻地体会到美国模式的强大之处:一方面,美国在经济领域充分发挥了市场的效率,而美国的强大之处在于另一个制度安排,就是在政治上给了普通人很多选票。

也就是说,美国一方面在经济领域用市场制度来实现效率,另一方面在政治领域可以约束政府来实现公平,因而可以实现长期稳定的增长。

 

与美国媲美的中国模式

相比之下,我们中国模式其实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和美国媲美的模式。

一方面,有了计划经济时代的教训,我们的政策明确把发展市场经济放在首要位置。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总结改革开放以来的历程和经验,指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意味着市场在所有社会生产领域的资源配置中处于主体地位。

但是,经过改革开放多年的发展之后,我们也出现了和美国类似的贫富差距问题。如何实现更加公平的发展?核心是共同富裕。

如何改善贫富差距?靠市场经济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而只能靠政府的再分配来发挥作用。十八届三中全会也明确提出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国政府在2013年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在十八届五中全会中,把推进扶贫开发纳入了“十三五”的十大目标任务;而在2015年正式提出要打赢脱贫攻坚战,而到了2017年进一步提出打赢“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如果我们仔细体会十八大以来的各项政府政策,包括打赢三大攻坚战,三去一降一补,其实都是为了实现更加公平的发展。

回到最初的问题,目前有部分人在担心“国进民退”的问题,甚至提出了对于去杠杆的质疑。但在我们看来,提出这些问题的人其实是把效率放在首位,其实还是在怀念过去的高速增长时代。但是目前中国的人均GDP已经达到了1万美元,当前最重要的问题已经不单单是发展的效率,而公平的发展也同等重要。因此,适当的降低发展速度,而换来更加公平的发展,其实反而更可持续。

由此可见,中国模式可以与美国模式媲美。都是兼顾效率与公平,一方面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同时政府也能有所作为,降低贫富差距,实现更加公平的发展。

 

图:2016年世界各地区收入前10%人群收入份额

我要订阅
最新发布更多...
最新内参更多...
最新培训更多...